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阻戎泸间群盗

南州林莽深,亡命聚其间。

杀人无昏晓,尸积填江湾。

饿虎衔髑髅,饥乌啄心肝。

腥裛滩草死,血流江水殷。

夜雨风萧萧,鬼哭连楚山。

三江行人绝,万里无征船。

唯有白鸟飞,空见秋月圆。

罢官自南蜀,假道来兹川。

瞻望阳台云,惆怅不敢前。

帝乡北近日,泸口南连蛮。

何当遇长房,缩地到京关。

愿得随琴高,骑鱼向云烟。

明主每忧人,节使恒在边。

兵革方御寇,尔恶胡不悛。

吾窃悲尔徒,此生安得全。

这首诗应该是岑参进退两难之际伴着满面泪流写下的。

766年,岑参迎来了一生中最大的官衔,正四品的嘉州(今四川乐山)刺史,可这并不是个好差事,看看当时的四川是什么状况就知道了。

当时的四川,安史之乱的创伤还没愈合,由于地理位置紧靠吐蕃,屡遭入侵。朝廷于是命严武为成都尹、剑南节度使,严武率兵西征同时遣手下大将崔旰在西山追击吐蕃,拓地数百里,终于击退了吐蕃的大举入侵,保卫了西南边疆。

但765年,严武病逝,严武昔日手下大将崔旰等人向朝廷请立大将王崇俊为剑南节度使,朝廷当然会担心,蜀中诸将势力过大,日后不听调遣就不好办了,于是任命郭英乂任剑南节度使兼成都尹。

郭英乂一到蜀地,立即诬杀与他争夺节度使之位的王崇俊,又召崔旰回成都。崔旰因防御吐蕃未能回去,郭英乂就亲率大军以帮助崔旰抵御吐蕃为名讨伐崔旰,挑起了这场波及蜀中的内乱。

结果就是,崔旰攻杀了节度使郭英乂,郭英乂手下又纷纷起兵讨伐崔旰,说的难听点就是君臣之间狗咬狗。于是四川这里兵荒马乱,烽烟四起,如此情状之时,岑参被提拔为嘉州刺史,官位是提升了,心境却五味杂陈,想去上任都穿越不过战火。

766年,朝廷派兵前去平叛,岑参随行。结果藩镇势力迅速膨胀,几次平叛都失败亏输,只好将大权委于崔旰,只名义上归顺皇帝,达成了短暂的和平。

相对平定后,岑参终于到嘉州上任了,当时局势混乱,当地的官吏擅权自立,个个都跟土皇帝一般,不服中央管束,是君臣势力较量,争权互戮的一段时期。岑参虽被任职为嘉州刺史,但也无力掌控当地局面。

768年,崔旰入朝觐见皇帝,他弟弟崔宽担任留后,泸州刺史杨子琳率领手下乘虚突袭攻入成都,想要取崔旰而代之掠收渔翁之利。崔宽与杨子琳交战,多次失利,崔旰的偏房任氏拿出家产,招募士兵率领他们进攻,打败了杨子琳。杨子琳兵败,召集逃亡的士兵,沿着长江东下,声称要入朝。由此蜀中盗贼猖獗,四川到长安的路途完全被切断。

岑参在嘉州任上前后不到三年,名为朝廷钦赐的刺史,实际像个空架子木头人,岑参觉得再待下去不定哪天就被谁砍了,于是罢官想要回到长安,却被阻拦在路上。遇到的状况就是文章开头诗里的悲惨场面。

这战乱到底有多恐怖呢?

南方州县的密林草莽里全是亡命叛军,叛军朝夕杀人,尸横遍野,腐肉成山,饿虎扑食,乌啄心肝。血腥浸濡着岸滩绿草,江水变色。暗夜里腥风悲飒,血雨低回,磷火幽幽,忽明忽现,冤魂野鬼,哭声凄厉,山川草木也默立啜泣,这哪是人间,简直是人间地狱。

往日这长江岷江金沙江三江汇集之地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如今人迹绝断,征帆云散,只有滩头白鹭翘首徘徊。

岑参昔日想着回家时路过的巫山云雨,阳台仙踪,全被群盗占了,想去参观却只能望台兴叹。

来上任时有皇家帮忙开道,如今回去想交买路钱都不知道交给谁。蜀道难行,岑参不禁希望自己会长房仙术,缩千里地为咫尺,可一步跨至家乡,或者能像琴高乘鱼,驰空仙飞,交睫间至家也行啊。

贼寇贼寇你们不要嚣张,皇帝爱怜黎民,早晚会收拾你们,猖狂一时猖狂不了一世,何不早日放下屠刀,归顺朝廷?没有办法,只能在诗里警戒恐吓一下乱臣贼子。现实是岑参确实滞留在了异地他乡,无奈只能折回成都,等待时机。

但是岑参没有时间了,770年,岑参病逝在成都的旅舍里,他最后的时光磨灭在了朝廷与地方势力的较量中,蹉跎在进退两难的踟蹰不前里。

可是他可是岑参,他不是盛唐最著名的边塞诗人吗?他写塞北的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何其壮丽磅礴,他笔下在莽莽沙海、风吼冰冻的夜晚行军“汉家大将西出师。将军金甲夜不脱,半夜军行戈相拨,风头如刀面如割”即使环境恶劣不堪,也处处是高昂的战斗气志。

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为什么曾经激昂奋进充满斗志的诗人脸上现在是满满的无力感,面对现实这么无可奈何一筹莫展?还是从头说起吧。

出身官宦世家,投身边塞风沙

岑参出身于一个官僚贵族的家庭,曾祖父岑文本相太宗,伯祖长倩相高宗,伯父羲相睿宗,家有三代宰相,自己的父亲虽然不是宰相,但曾当上晋州刺史也是地方一把手,他的家族是真正的大唐荣耀,奈何政治势力变化最复杂也最无情。

岑长倩当宰相时,武则天的侄子武承嗣妄图继承王位,岑长倩不支持他,就污蔑其谋反逮捕下狱处死,岑羲后来当上宰相,但他和太平公主是一党,玄宗上位后被灭了族,身死家破,岑氏亲族被流徙数十人,好在岑参不是其直系亲属,幸免遇难,父亲虽当过晋州刺史但在岑参幼时早早去世。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番政治洗牌之后,曾经的大唐荣耀变成了大唐农药。

陶行知有言:滴自己的汗,吃自己的饭,自己的事情自己干,靠人,靠天,靠祖上,不算是英雄好汉。岑参本来能当个官二代,命运无情,最终还是回到一清二白。祖上恩荫这扇门被关上,还好有科举考试这扇窗敞开着。

经过近十年的奔走漫游,天宝三载(744年),三十岁的岑参登进士第,终于当上了官,授右内率府兵曹参军,成了皇家护卫队里的一员。“自怜无旧业,不敢耻微官”虽是从八品的小官,但岑参满怀信心,只要我好好干一定能有出头之日。

但是在朝中当官不是那么好混的,何况是个微官冷职,想要被皇帝发现赏识太难了。

岑参内心深处是有思想大“包袱”的,因为祖上曾经辉煌过,所以对曾经的荣光更热忱殷勤。“丈夫三十未富贵,安能终日守笔砚”,在朝中混不出来那就去边关,去真正的战场,“功名只向马上取,真是英雄一丈夫”,当时又是繁荣盛世,带着对功名的满腔热忱,对自己到边塞戎马生涯的无限自信,749年岑参到安西四镇节度使高仙芝幕府当了掌书记。

掌书记要求会写奏章文檄且要精于草隶,其人员主要来自科举出身者、朝宫、地方官和知名文士,是沟通藩镇与中央的文职僚佐。掌书记多迁转为节度副使、节度判官甚至是节度使,其命运通常与长官官职的升降息息相关。也就是说在这里如果干得好,晋升的空间还是很大的。

安西四镇,即由安西都护府统辖的四个军镇:碎叶(今新疆库车),焉耆(今新疆焉耆西南)﹑于阗(今和田)﹑疏勒(今喀什)。因为向往,所以不觉得路远,去的脚步飞快“一驿过一驿,驿骑如星流。平明发咸阳,暮及陇山头。”再往前就要进入无人区了,这里没有你是风儿我是沙的浪漫,“十日过沙碛,终朝风不休。马走碎石中,四蹄皆血流。”有的是西北大漠的枯草沙碛,冷月残雪,越走越荒凉,越走越茫然。但是不能泄气啊,“万里奉王事,一身无所求。也知塞垣苦,岂为妻子谋“。哪怕荒僻苦寒,我只一心忠诚报国。

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高仙芝是玄宗时期名将,他镇守安西,维护唐西陲安全,不仅擅长行军作战,还很有战略思想。位高权重,手下亲随衣甲鲜明威风凛凛者就三十人,想当他手下第一号笔杆子,不仅要有出众的文采,还要会揣摩其心思,才能完美地完成节度使与朝廷之间的上传下达,当时第一秘是一个叫封常青的节度判官。

作为一个半路调过来的文职人员,想进入安西将领的精英圈,太不容易,职场上的打击让岑参昂扬的斗志陡然下降,他写道”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穷荒绝漠鸟不飞,万碛千山梦犹懒。”心情失落看到的风景也变得萧瑟孤寂。

而再厉害的将领也有吃败仗的时候,天宝十年高仙芝打了一场非常重要的败仗—怛罗斯之战。当时是西部大食与大唐在中亚地区争夺中亚地盘的关键时期,高仙芝领兵进军到大食国境700余里(今哈萨克斯坦境内),双方都将鼓衰力竭之际,唐联军临阵倒戈,与大食夹击唐军,败给大食。“士卒死亡略尽,所余才千余人”,在塔拉兹河畔,1万多唐军死于混乱,数千被包围的内地健儿,不得不放弃抵抗,沦为战俘。

战败的高仙芝被解除了安西四镇节度使之职,作为高仙芝幕僚掌书记的岑参,751年底也回长安对此事述职。没有争得军功,还要面对天子问责,官职自然也没有提升,朝廷派他当大理评事,是个清要职位。

因为经历过,所以感悟更多,虽然身在长安,心里却还忧虑着西部边关,因为那场败仗,周围少数民族开始虎视眈眈,曾经最辽阔的西域版图开始逐渐缩水。朝堂之上,玄宗皇帝后期怠慢朝政,李林甫杨国忠在道,月满则亏水盈则溢,岑参也提前看到了大唐盛世背后的种种危机,满心忧思却束手无策。

好在长安城里有很多好朋友,闲暇之余还能一起出游排解郁闷,他们一行人里有高适,薛据,储光羲还有杜甫,来到了长安城南的佛教圣地慈恩寺,里面还有一座当时最高的建筑物—慈恩塔(大雁塔)。

文人登高游玩当然要赋诗唱和,岑参作了《与高适薛据登慈恩寺浮图》 ,登上孤高的佛塔,寺庙周围古寂清幽的环境一览无余,超脱虚空的气氛,让他突然领悟禅理,产生出世的念头“净理了可悟,胜因夙所宗。誓将挂冠去,觉道资无穷。“岑参觉得佛家的清净之理讲得非常清楚我都能领悟,玄妙的善因善果我向来也信奉,不如挂冠而去,出家当和尚追求无边的佛法去吧。

众人纷纷拿自己的境遇开解岑参,高适说自己快五十了还不知前途所在,杜甫也表示自己找工作找的很辛苦,哪能随随便便就辞职不干呢!岑参自己也明白,只不过是嘴上发发牢骚而已,他自己心中背负的家族荣光都还没实现怎能轻言归隐。

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满腔热血,再度出塞

开元十三年,昔日朋友兼上司封常清进京述职,皇上封他为正三品御史大夫,他的儿子受恩荫被封官,甚至死去的父母也获赠封爵,这一切岑参看在眼里,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原来高仙芝败战后,节度使一职由高推荐的王正见担任,但只不到一年王正见病死,752年封常清接任节度使之职。强将手下无弱兵,封常清在边疆立了不少战功,还被新派担任北庭都护伊西节度使。

岑参心底建功立业复兴家族荣耀的小火焰又燃烧起来,愈燃愈快,于是要求再度出塞。有之前的老交情,这次担任的是节度判官,节度判官由节度使选充,是地方长官的僚属,辅理政事,权利地位比第一次出塞时高多了,岑参又一次雄赳赳气昂昂的踏入西北大漠。

这次岑参的情绪高昂了很多,边关的景致就由“九月天山风似刀,城南猎马缩寒毛“变成了“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随风满地石乱走。匈奴草黄马正肥,金山西见烟尘飞”,兵卒们也士气高涨“都护新灭胡,士马气亦粗。萧条虏尘净,突兀天山孤”, 送别时再看边关月也不觉得冷清“知君惯度祁连城,岂能愁见轮台月。”

不仅是自己昂扬向上,身边的战友同事也都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花门楼前见秋草,岂能贫贱相看老。一生大笑能几回,斗酒相逢须醉倒。”“六月火山应更热,赤亭道口行人绝”岑参对边塞军旅生活的热情比六月火山热度过犹不及,简直快要爆表。

任职闲暇之余,岑参在庭院里栽树种药,有个当地小吏给他送来了一棵很漂亮的小花植物,说是从天山南麓所得。

优钵罗花歌

白山南,赤山北。其间有花人不识,绿茎碧叶好颜色。叶六瓣,花九房。夜掩朝开多异香,何不生彼中国兮生西方。移根在庭,媚我公堂。耻与众草之为伍,何亭亭而独芳。何不为人之所赏兮,深山穷谷委严霜。吾窃悲阳关道路长,曾不得献于君王。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里有这样的花太难得了。诗人从花叶茎色香各个方面描绘了小花的奇丽非凡。虽没见过这种花,但观其形色,应该是曾经读过的佛经中所说的优钵罗花,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蓝莲花。

文人最擅长借物咏怀,岑参也不例外。如此美好之花却生于深山穷谷中受严霜摧残,自开自灭不被人们欣赏。一定是你不耻于同媚俗的花草们为伍,才孤独高傲地开放在幽远僻静之处。边塞距离长安路途遥远,我无法将你进献给君王,真是可惜了。这花的命运多么像自己,都是怀才不遇啊。

好在封常清这个上司懂他,封常清安慰岑参,不要着急,安心工作,待到回朝述职之日一定向皇上重重举荐你的才华肯定你的功业。得到鼓励的岑参一次次为出征的将士们鼓舞送行,迎接他们的凯旋,一起在大漠中豪情宴饮…这时期岑参的边塞诗歌创作也达到巅峰,字里行间洋溢着昂扬向上的精神和气势。

岑参是哪个朝代的(唐朝诗人岑参悲催的一生,要多惨有多惨)

荣光擦肩而过,仕途渐行渐远

岑参积极的迎接着每一个明天,等待着属于自己的荣光,但他却不知道,意外比明天先来。天宝十四载十一月初九(755年)安禄山以“忧国之危”奉密诏讨伐杨国忠为由在范阳起兵,安史之乱爆发。

高仙芝封常清作为边关名将,第一时间赶赴长安抗贼,由于仓促之间招募士兵多为市井子弟,缺乏战斗经验,难敌安禄山的骄兵悍卒,屡战屡败很快洛阳失陷,退守潼关的高、封二人采以守势,坚守潼关不出。

这也是当时最正确的战略选择,河北各地郡县正纷纷起兵对抗叛军,郭子仪李光弼分别出井陉太原准备抄叛军老家,只要能守住潼关,叛军不日进攻无门,后退无路,安史之乱也许就不会持续八年了。

但当时任监军的是不懂作战的宦官边令诚,他几次提建议不被采纳便怀恨在心,便向玄宗密报,以谗言诬陷高封二人。战局的接连失败让玄宗皇帝心急火燎,急令智昏,玄宗大怒之下下旨诛杀封常清、高仙芝。

岑参远在西北大营留守,等待听命回中原。一心想追随上司保家卫国建功立业的岑参,没有等来捷报,却等来了两位上司的无妄之灾。

……唉……!岑参连连长吁短叹,对未来又陷入茫然。

都说乱世出英雄,英雄也是需要见识与能力积累的,昔日朋友高适此时随大将哥舒翰在前线抵抗贼军,但哥舒翰敌败后被俘,高适见状不好自行跑回长安向玄宗皇帝禀报危急战势,并分析局势,得到玄宗嘉许。756年玄宗避地西蜀,唐肃宗“即位“宁夏灵武,高适积极献计出谋,很合肃宗皇帝作战思想,高适迎来芝麻开花节节高的官运。

杜甫从长安一路逃跑,”麻鞋见天子,衣袖漏两肘“顾不上狼狈去灵武投奔肃宗,看到活像个叫花子却一片忠心的杜甫,肃宗一感动就给了杜甫从八品左拾遗的官。

岑参觉得再在边关混日子,前程就被边关风沙混掉了,就去投奔新皇帝。肃宗封他做右补阙。左拾遗右补阙都是给皇帝提意见的小官,杜甫做得很骄傲,但岑参就不得意,“早知逢世乱,少小谩读书。悔不学弯弓,向东射狂胡“,读这么多年书还不如做个武夫。

其实边塞归来的岑参心态并不是太好,执着于功名的思想“包袱“让他变得太失落,他觉得自己奋斗这么多年,还是一事无成,各种点背阴错阳差总是让他遇上。就像《天龙八部》里的慕容复,心心念念着复国称帝,却屡屡受挫最终发疯。

岑参没有发疯,把郁闷都积聚在了胸中,挥洒到诗中。《寄左省杜拾遗》说”朝随天仗入,暮惹御香归…圣朝无阙事,自觉谏书稀”他跟杜甫发牢骚,看看咱们每天做的事,清早煞有介事地随着威严的仪仗入朝,黄昏沾染一身御香而归,除此一无所获,皇帝也不搭理他们的谏言。还好当时不实行文字狱,不然杜甫要跟着他受牵连了。

唐玄宗不屑于他,唐肃宗不喜欢听他忠贞谏言,接下来的唐代宗也不怎么感冒他,一些重要时刻没有及时又犀利的反应,又没有草根们的执着顽强的精神信念,只能说岑参自身气质跟朝廷不搭,随后几年被调到外地当虢州长史,地方的二把手,后又任太子中允、虞部、库部郎中,都是一些五品六品的官职,离曾经当大官争富贵的功名追求越来越远。

回不去的嵩南草堂

766年,岑参被任为正四品的嘉州刺史,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官职,人称”岑嘉州“,此时心头却没有那份迟来的喜悦。

“干戈碍乡国,豺虎满城堡。村落皆无人,萧条空桑枣。” 安史之乱让盛唐变得满目疮痍,地方势力割据又残酷杀戮,河山失色。走了那么久,经历了各种战乱,自己一直以来追求的到底对不对呢?

老子说:兵者非君子之器,兵者不详之器也。不得已而用之,铣袭为上”,战争不是君子的器具,不得已用之就要以凌厉手段突袭迅速结束为上策,否则因战火流离失所,饥寒交迫的受害者是黎民百姓。而自己一度想在其中捞取功名。功名没捞到,朋友也都散了,“数公不可见,一别尽相忘”聚在一起时没有好好把酒言欢,现在天各一方,再见无期。

“早年迷进退,晚节悟行藏。他日能相访,嵩南旧草堂”,功名不值得,在成都旅舍等待归去的岑参,将一生的执念释怀。年少跟家人住在一起,在嵩南草堂心无旁骛读书的日子才是最幸福的时光啊。

回想半生,在边关那些年的热血激昂随风而逝,而那里的火山云,天山雪,狂风卷石,黄沙入天,热海蒸腾,瀚海奇寒却经常清晰的浮现在脑海。

如果有来生,让我做一棵天山脚下的蓝莲花吧。

注:本文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小安,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87868862@qq.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下午8:26
下一篇 2022年11月23日 下午8: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