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祝福语 三明治的做法 红烧排骨的家常做法 小米粥的做法 小龙虾的做法 大闸蟹的做法 鲜贝的家常做法 卷心菜的做法 苹果派的做法 冬瓜的做法大全家常菜
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百科 >

由威尼斯总督府说点威尼斯共和国政体

5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4-01-31 07:41:06    

前文说过总督府的外观(威尼斯总督府(建筑外观) ),现在进入里面看看。威尼斯总督府从中世纪开始,由于各种原因,大大小小的改建和维修活动就没有停止过,直到19世纪中,才不再有较大的改动,也就是我们今天所见大致的样子。

这是二层的柱廊。

总督府内房间非常多,比如总督的办公地及私人公寓,威尼斯共和国复杂的立法、行政各职能部门的办公室,会议厅、接待厅,以及监狱等等,最多的时候,有近千人在里面工作(当然也包括上百名囚犯)。

里面有些房间长期开放,有些则需要单独付费参团,由讲解员带队才能参观。还有一些房间作为内部管理用房也不对外开放。

我事先对总督府内部严重的低估了,加上时间也有限,只想着从里面看看叹息桥,其他的简单看看就算了,所以错过了很多重要的地方,所以这篇游记很是不好写。

这是总督府的平面图,南北长东西短的布局,大致分三层,有些地方还有四层。有编号的房间和区域就有四五十个或更多,所以要想都搞清楚,也不是很容易。

借总督府之地,先说说威尼斯共和国的政治。

威尼斯总督(Doge di Venezia),中文也有公爵、大公、督治等多种译法,盐野七生的书中称作元首,是威尼斯共和国的最高行政长官。总督居住和办公的地方就是威尼斯总督府,或称总督宫(Palazzo Dogale),音译的话也常叫做杜纪宫。

首位威尼斯总督,始于公元726年,一直到1797年最后一任总督卢多维科.马宁被拿破仑废黜,一共经历了1071年,整整120位总督。

威尼斯总督的由来,还是源于拜占庭帝国的统治,726年之前威尼斯都是由拜占庭驻拉文纳总督派驻行政长官。

首位威尼斯总督保罗.吕齐奥.阿纳法斯托是在威尼斯人发起的一次反拜占庭运动之后,由全体威尼斯人选举出来的,不过最后也得到了拜占庭的承认。说是总督也有些勉强,因为总督这个词大多是带有殖民色彩,而威尼斯总督则并没有这层意思。

有些译法说威尼斯公爵,其实这也不很准确,威尼斯总督只是地位有点像当时欧洲小国的公爵,但却完全没有欧洲贵族血统,也没有世袭一说。而且威尼斯总督是严禁与外国联姻的,这也与欧洲的公爵完全不一样。

所以,把威尼斯最高行政长官称作元首确实比较合适,但大多数人都习惯了总督这个译法,这里也就还这样称呼。

威尼斯总督虽是终身制,但其权力却受到非常多的限制。威尼斯共和国的性质,与罗马共和国还真的有些相像,他们不允许出现像凯撒那样的人物,所以历史上威尼斯就很少有名垂青史的大英雄,更没有著名的领袖人物。当然,恩里科.丹多洛是个例外。

说到共和国,多说几句。近代共和国的定义与中世纪之前的共和国并不是一回事。

古时候所谓共和国,通俗说就是贵族政治或者说是寡头政治,与人民当家做主毫无关系。凯撒之所以被杀,就是因为他看不惯贵族寡头政治的低效和利益小群体,企图打破之。

威尼斯的共和国,也是贵族寡头政治,一千多年中的120位总督,都是出自威尼斯几十个大贵族之家。当然,威尼斯的“贵族”并不具有欧洲贵族的血统,只是在威尼斯内算是“相对的贵族”。不过我们后面还是使用威尼斯贵族这个词。

同时期欧洲也有一些比较有名的共和国,比如阿马尔菲共和国、热那亚共和国、佛罗伦萨共和国、比萨共和国和锡耶纳共和国等,但他们的历史都不过几百年,像威尼斯这样长达千年历史的共和国也是绝无仅有,这也吸引了无数历史学者的好奇和研究。

威尼斯人从共和国成立之初,就是千方百计地防止一切僭主化、君主制化的倾向。之间也曾有过少数总督试图实行世袭制,但都被威尼斯人用各种方法化解。

为了防止总督君主化,威尼斯人想出了很多制约总督的办法,历史上体制也发生过数次变化,各种复杂的机构也不断被调整优化。

虽说总督不能世袭,但总督的选举者和总督候选者却都是世袭的威尼斯贵族,所以威尼斯政治还是不折不扣的贵族寡头政治,只是不允许独裁出现而已。

虽然说统治者不能君主化,但平民也绝无可能上位。当然,平民通过获得重大战功或巨额出资也是有可能晋级为贵族的,这主要发生在共和国后期。

威尼斯共和国前五百年的历史上,总督主要是由全体人民,即市民大会(Arengo)选举出来的。这期间有些总督时常有意将职位变为世袭,但他们大多都得不到善终,有被谋杀的,有被挖眼的,有的被迫进了修道院,还有的被流放海外。

随着威尼斯人口的增长,这种全民选举的方式也不太容易操作(当然全民也是指有威尼斯血统的)。加之民意很容易受到政客的蛊惑,被政客操纵,于是,从11世纪开始,总督的选举方式发生了改变,并不断调整优化,一直到13、14世纪才形成了稳定的政治体制,并持续到共和国灭亡。

改革后的几百年间,除了少数个例,大多数总督都能做到寿终正寝。

总督选举方式及相应政治体制的重大改变,主要开始于1172年。总督和政府官员的选举,不再由全民参与,而是交由新成立的大议会全权负责了。

大议会(Great Council,Maggior Consiglio),历史上其规模从数百人到两三千人不等,其最大特征是成员全部出自威尼斯贵族家庭,且这种资格可以世袭,无论是总督还是其他高级官员,都是从这些大议会成员中选出来的。

设立大议会的初衷,并不仅仅是选出总督,更重要的是威尼斯共和体制的安全基石

进入大议会不仅能接近权力,同时也是一种至高的荣誉。贵族的私生子或与贱民所生的孩子都是没有资格的。为了防止作弊,威尼斯还制定了“金谱”的制度,贵族家从结婚到生子都要被严格的登记,并记录在案,即所谓的金谱(Libro d’Oro,Golden Book)。贵族家的孩子到了成年,只有在金谱名单上的,才有资格进入大议会。

大议会的主要职责是选举总督和十人委员会成员等,并且有立法权。

下图是威尼斯权力结构示意图,有点像金字塔,最上面的是总督,最下面的公民大会自12世纪后已形同虚设(15世纪彻底废止),所以,大议会就是权力金字塔的基础。

虽说总督是由大议会选出来的,但程序是相当的曲折和复杂,以13世纪的一次选举为例,用最简单的文字形容一下流程如下:

第一轮:600人(当时大议会有600人)用抽签的方式产生30人选举团;

第二轮:30人抽签产生9人选举团;

第三轮:9人推选出40人的选举团;

第四轮:40人抽签产生12人选举团;

第五轮:12人推选出25人选举团;

第六轮:25人抽签产生9人选举团;

第七轮:9人选出45人选举团;

第八轮:45人抽签产生11人选举团;

第九轮:11人推选出41人选举团(最早是40人,因发生过20:20,就增加一人)。

看到这是不是觉得够复杂的了,其实最难的是最后一轮(第十轮),这41人要选出一位总督。

这41人都是贵族,每人都有自己的盘算和意中人,但如果这41人不能达成一个共识(总督当选者要获得41人中至少25张选票),那他们就不能出选举密室的门,这有点像西斯廷选教皇。

所以,每次威尼斯总督选举,少则需要一周时间,多则长达近一个月。不过每次都还是能达到最后的平衡的。

至于抽签,也有很严谨的程序,比如用儿童来实施抽签,甚至连选举团成员规避眼神的动作都有严格的要求。

你可能会想,这么复杂有必要吗?其实这都是威尼斯人数百年总结出来的办法,一定有其存在的道理,抽签对贿选和拉帮结派都有抑制作用。

关于威尼斯独有的、奇特的抽签选举程序,涉及到拓扑学、概率论,甚至博弈论,所以也吸引了很多数学家来研究,近代甚至有人用计算机来研究其数学模型。

总督以下的一些重要官员的选举方式也是类似的,只不过按照官阶的重要程度,程序被相应简化,但抽签都是不可缺少的。

再来说一下威尼斯还有哪些重要的政治机构。

元老院(Senate,Consiglio dei Pregadi),雏形出现在11世纪,1229年成为永久性机构,成员人数从60-300不等。由于大议会人数太多,一些事情就由精简后的元老院来完成。

其主要职能还是立法,以及审议有关税收、商业、外交政策和军事行动的法令,14世纪后一度成为威尼斯的权力中枢。元老院任期通常为一年,但可以连选。

四十人委员会(也称四十人团,Council of Forty,Quarantia),形成于1179年。14世纪之前,四十人委员会曾兼有元老院的职能,14世纪后,元老院的权力逐渐超越了四十人团,四十人团的职能转为司法,是威尼斯最高的司法机构(相当于最高法院)。

四十人团任期一年,也可以连选。其实新总督的人选大多出自他们当中。

十人委员会(Council of Ten,Consiglio dei Dieci),也称十人团,是威尼斯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机构。创建于1310年,起因是一次针对第49任总督彼得罗.格拉丹尼格(Pietro Gradenigo,1289-1311)的叛乱。得名不知道与罗马共和国时期的十人委员会(制定了著名的十二铜表法)有没有关系。

十人委员会最初本是个临时机构,没想到成了永久的。

十人委员会的成员都是来自元老院,任期一年,不得连任,且必须出自不同的家族。

十人委员会每月抽签选出三位主委,为了避嫌,任期的一个月内,不得离开总督府,而且没有薪资,所以这职位很难有人干的长。

十人委员会的权力自然也很大,连总督也可以监视,有点类似于国家安全局的性质。

1355年,第55任总督马里诺.法利埃罗(Marino Faliero,1354-1355)就是因密谋改变政体而被十人委员会发现并判处了死刑。

内阁(College,Collegio),形成于14世纪中,比较好理解,就是共和国政府日常运作的班子。成员16人,均由元老院选出,任期半年,不得连选。

咨议团(Minor Council,Signoria),也称小议会、总督议会(Ducal Council)或六人议会(Council of Six),盐野七生笔下称元首辅佐官。成员六个人分别来自威尼斯的六个行政区。

咨议团名义上是总督的顾问,实际是与总督共同执政,其部分职能几乎相当于总督,总督去世时,新总督未产生之前,也代为摄政。

总督+咨议团+内阁,也称全内阁(Full College,Pien Collegio)。

以上这些机构看似有些复杂,但一些职能和人员都可能是交叉重叠的,有些也可能相互制约而不是上下从属的关系。比如,咨议团成员往往还身兼十人委员会或四十人委员会成员。这就是威尼斯政治的复杂性和独特性。

以上各级官员中,除了总督是终身制外,其他所有重要职位的任期都在几个月到一两年不等。

因为是抽签的方式,有些当选的职务未必是想得到的职务,比如一些派驻海外的领事或驻军将领。

但话又说回来,不管怎么变,所有高级官职都还是在那些大议会成员的贵族家庭中轮流流转,平民几乎是没有机会的。

你可能会问,这些贵族永远垄断着威尼斯的官场,那平民们不会有意见吗?

总督和某些官员的薪资虽然很高,但他们所受的限制也较多,比如,总督不能与外国人联姻,总督不能单独拆看国外来信(须有四位咨议官在场),总督不能在国外拥有财产。

总督死后,还要对他们生前进行审计,如果有徇私舞弊行为,还要被判没收家产。

威尼斯的官员们也有很多的限制,以权谋私的事肯定有,但一旦被发现就会身败名裂,甚至流放或被杀。

平民虽然没有太高的政治地位,但并不妨碍他们经商发财。在威尼斯,平民比公务员还富有是很正常的事,所以平民们往往更专注于自己挣钱,把政治交给那些贵族精英们去操心,毕竟他们管得也还不错。而且,中低层面的行政官员,平民也是有机会的,而且因为权力小,任职期可能还更长(有的可长达4年)。

每当有新总督被选出来后,按照传统都要在圣马可大教堂内与平民们见个面,意思还是要得到全体人民的认可,尽管只是表面文章。

这是总督府内最大的房间,大议会厅(Sala del Maggior Consiglio,Chamber of the Great Council,27),53米长,25米宽,也是欧洲最大的房间之一。威尼斯大议会开会以及选举活动中初选的地方,因为只有威尼斯贵族才能进入到这里,所以也是一份身份和荣耀。当然,外国政要来访的接待活动也是在这里举行,比如昂古莱姆家族的法王亨利三世就曾到过。

大厅内的装饰绘画大多出自威尼斯著名画家委罗内塞和丁托列托等人,以威尼斯的历史题材为主。最重要的是主席台后面背景墙上,由丁托列托画的巨幅《天堂》,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绘画,也是丁托列托一生中最后的一幅作品,只可惜我匆匆忙忙地没有拍到正面(右上方)。

大议会厅的天顶也是由委罗内塞等人设计和绘制的。中间椭圆形的是委罗内塞的《威尼斯的凯旋》。

天顶下方一圈是76位威尼斯总督的画像,威尼斯历史上一共120位总督,其余的在另外的一个房间内。

仔细看的话,能发现下图中左上角第二个总督像被黑布盖掉了,那就是前面提到的,被十人委员会判处死刑的第55任总督马里诺.法利埃罗。

其实这些总督像中大部分是虚构的,因为1577年的大火烧毁了之前的总督像,后来是由丁托列托的儿子补画的。那场大火也烧毁了很多提香的作品,其时提香已经去世一年。

再往下,是21幅威尼斯的历史画,主要是威尼斯历史上的一些值得炫耀的历史事件,诸如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征服地中海,战胜热那亚等。

如果有时间的话,每幅画都是值得研究的,只可惜这次威尼斯行非常匆促,加上相机淋雨损坏(只好用卡片备机),错过很多,照片也没拍好,唯期待再去。

下图右前方第二个小门,就是最后一轮总督选举的投票室(Sala dello Scrutinio,28),最后41位选举人直到选出新总督才能出来。

这是大议会厅举行会议或选举时的场景。

这是内阁大厅(Council Chamber,Sala del Collegio,18),是内阁和全内阁的办公地。因为也要接待外国使节,所以装饰非常豪华。房间的建造监理是里亚托桥(由里亚托桥说说威尼斯的桥 )的设计师安东尼奥.达.庞特(Antonio da Ponte,1512–1597)。

内阁厅内的天顶装饰可能是总督府内最漂亮的,出自委罗内塞之手。

内阁厅内的绘画也是由委罗内塞和丁托列托等人绘制的,主题以《勒班陀海战》为主。

内阁厅墙上有个钟表,仔细看,时针是反着走的。

丁托列托做的《圣凯瑟琳的神秘婚姻》,可能与威尼斯人的海婚习俗有关(以后介绍)。

巨大的壁炉。

这个房间是元老院厅(Senate Chamber,Sala del Senato,Sala dei Pregadi,19)与内阁大厅有门相通。

元老院厅的装饰绘画也是以丁托列托为主。

大厅内有两个钟表。

绘画的题材以总督和基督为主。

这个大房间叫四门厅(Sala delle Quattro Porte,The Four Doors Room,16),得名于它有四个大理石门。

16世纪一次大火之前,四门厅是内阁开会以及最后一轮总督选举的地方,所以非常重要,装饰也十分华丽。房间的设计者是安东尼奥.达.庞特(里亚托桥的设计师)等人,绘画及装饰更是包括了提香、丁托列托等多位威尼斯著名画家,题材以寓言和威尼斯历史事件为主。

装饰四个门的大理石都是来自东方。

与四门厅相通的一个房间,内阁接待厅(Anticollegio,Antechamber to the Hall of the Full Council,17),往里走就是内阁大厅(18)。

这个房间就是著名的十人委员会厅(Sala del Consiglio dei Dieci,Chamber of the Council of Ten,20),威尼斯历史上举足轻重的机构。

当时十人委员会经常与总督和咨议团六位成员一起开会,所以房间内要放置一个17人的会议桌,房间西侧呈半圆形,是总督坐的位置。

房间天顶上有幅《朱庇特惩罚罪恶》,原本是委罗内塞1556年的作品,拿破仑来后,被拿去了法国,现在卢浮宫。这里看到的只能是复制品了。

这是我几年前在卢浮宫拍到的原作,以前和《蒙娜丽莎》在一个大厅内,现在不知道还是不是。

估计见过这幅画的人非常多,但知道原作在哪的估计就不多了。从这张照片可以看出原作的尺寸比例。

房间内的其他绘画,这次无暇研究了。

从十人委员会的窗户向东看出去。

与十人委员会相连的指南针房间(The Compass Room),也称布索拉房间(Sala della Bussola)。

这个房间是前来十人委员会接受质询人员的等候室,能到这里接受质询的也不是一般人,不知道是不是曾让很多人心惊胆战。

之所以叫指南针房间,是因为有个木刻的大罗盘,罗盘上有尊正义女神的雕像,不知道是我没拍到还是现在不在这里了,反正我没看到大罗盘。

这个房间还有个名字,叫布索拉房间,与房间内的一幅历史画《卡尔马尼奥拉的胜利》有关。

卡尔马尼奥拉(Carmagnola)曾是都灵附近的一个小公国,16世纪被萨伏伊吞并。

15世纪,卡尔马尼奥拉出了一位很厉害的雇佣军将领弗朗西斯科.布索那(Francesco Bussone da Carmagnola),先是为米兰维斯孔蒂家族服务,后又转投了米兰的敌人威尼斯,由于有一定的军事能力,自认为可以游刃于米兰和威尼斯之前,在与米兰暗通款曲之时,被威尼斯人察觉。

1432年3月29日,他被通知到威尼斯总督府来“开会”,一进入总督府,就被捕入狱,并接受十人委员会的审判。尽管他曾为威尼斯立过战功,且与总督私交不错,但还是于5月5日被十人委员会判处叛国罪被斩首。

房间屋顶原来也有一幅委罗内塞的绘画《美德的胜利》,也被拿破仑拿去卢浮宫,拿破仑是真的能“拿”。

这个木雕装饰的壁炉,是圣索维诺留下的,所以比较珍贵,被围了起来。

这是总督府内有名的黄金台阶(Scala d’Oro,14),连接各个楼层,并通往总督公寓等房间。装饰于16世纪,圣索维诺设计,由他的学生,著名雕刻家亚历桑德罗.维托里亚制作。

这里是总督公寓的门厅入口。

总督公寓(Doge’s Appartments,Appartamento Ducale,5-13),里面大约有十个左右的房间,有总督的各种用房及侍从房。

我去的时候总督公寓正在举办丁托列托画展。里面不能拍照。

从总督府内看叹息桥其实是我进入总督府最初的动机,所以才让我忽略了其他重要的看点。

威尼斯的司法机关都在总督府内,当然也要有监狱,从总督府建成到16世纪,监狱一直位于西侧建筑内,但随着人口的增加,犯人也多了起来,为了解决监狱拥挤及条件恶劣,1591年,在东侧又新建了一座监狱(Prigioni Nuove),因为中间隔着一条总督宫运河(Rio di Palazzo),所以,1610-1614年,建起了一座连接两边建筑的桥,没想到成为日后威尼斯旅游的热门景点——叹息桥。

其实叹息桥内是两条相互隔绝的通道,这是叹息桥内北侧通道向往看到的小运河,你会发现,总督府后面也有个小码头。

通往监狱

其实监狱有四五层,目前开放的好像只有一层。其他的也许被改做了他用。

这是其中一间牢房。

牢房外的走道。

这个小门不知是做什么用的,莫非是送饭的。

这是叹息桥的南侧通道,这里的游客相对较多。

大批游客从麦杆桥所看到的叹息桥,就是这里。

叹息桥的窗户,据说死囚犯就是因为从这个窗口看到外面的世界,才叹息的。

麦杆桥上好像总是有大批的游客在看叹息桥,并听着导游编织的各种故事,然后好像什么也没记住。

远处,夕阳下的圣乔治.马焦雷岛上的圣乔治.马焦雷教堂。

现在从叹息桥再回到总督宫。

叹息桥下楼的台阶。

叹息桥下来就是几个政府职能部门的房间。这个房间是监察官和公证员室(Chamber of Censors and Notaries,Scala dei censori,35),监察官和公证员设立于1517年,当时欧洲人文主义盛行,一些传统道德受到冲击,他们不是法官,只在道德和文化层面做评判,同时也监察腐败和查办贿选。

室内墙上的画像为这里曾经的官员,是由雅各布.丁托列托之子多梅尼科·丁托列托(Domenico Tintoretto)等人绘制。

几个部门的房间似乎都是相通的。

这个房间叫Avogaria de Comùn(Chamber of the State Advocacies,36),是威尼斯的一个古老的司法机构,可追溯到12世纪,由三位从大议会中选举出来的成员组成,主要负责维护立宪的合法性(当然威尼斯是没有宪法这个词的)。

该部门还有另一项任务,那就是监督贵族成员的纯洁性,判断《金谱》中登记的家庭婚姻和出生的合法性。

应该说这个机构肩负着保持威尼斯贵族血统纯正的重任,所以重要性还是很高的,它的职能一直持续到拿破仑将威尼斯共和国解体。

房间内的画像是由丁托列托的儿子多梅尼克.丁托列托等人绘制,因为此机构成员只有三人,所以画像多为三人一组。

这个时钟看不懂,为何只有六个小时。

这个房间叫Sala dello Scrigno(37),这里负责撰写和保管“金谱”,其实除了金谱,威尼斯还有略低于贵族的名册“银谱”。

房间内的画像,也是曾在这里工作过的人员。可以理解为重要人事档案室。

这就是保存金谱和银谱的档案柜,叫做Scrigno,房间也因此得名。

总督府内各个房间都有编号和说明,有四种文字。但如果对威尼斯历史一点不了解的话,估计也还是看不懂。

下方红色数字是肖像画的注释,比如画上的人物是谁,哪位画家创作的,以及年代等。

这个房间好像与威尼斯海军有关(Chamber of the Navy Captains,38),战时负责招募海军划船手,以及作战用装备的筹集。部门成员由20位元老院和大议会成员组成,成立于16世纪。

这个房间出去就是巨人台阶。

这是位于庭院一层的Museo dell’Opera,如果你用翻译软件的话,会给你翻译成歌剧院博物馆。其实是14世纪的一个技术办公室(可以理解为总督府古建维护博物馆),负责建筑物的维护和改造。好像一共有六个房间,很多被维修更换下来的柱头和雕像保存在这里,所以我们在外面看到的,很多已是复制品了。

这个好似是总督府外面的建筑模型,没看懂什么意思,可能与维护有关。

这个圣西奥多雕像,就是圣马可小广场两个立柱之一上的真迹,现在那个是复制品。圣西奥多是圣马可之前的威尼斯守护人,圣马可遗骨被偷来威尼斯后,圣西奥多退居二线。

兵器室或者军械库,主要是威尼斯陆军的一些武器,简单看看就好。

火枪

还有炮。

由于此次威尼斯之行临时起意且匆忙,总督府也是走马观花,所以错过很多,即使去过的一些房间也没搞懂是什么意思,所以留下些遗憾为将来重游找个借口吧。

 

相关文章